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正文 第377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如今老太太连这个问题也帮她解决了,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

见她高兴起来,老太太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都怨我……都怨我!”

怨她为了死守一个诺言就对二房、三房纵容至此,险些害了整个褚家,如今华亭县主因她而死,她这一辈子吃斋念佛又有何用?!

看见她懊恼的样子,时春分继续安慰道:“祖母,您别太难过了,人都是吃一堑长一智的,更何况遵守诺言没什么不对的,错的是那些食言而肥的人,您不该为此而责难自己,不是吗?”

老太太活到这个年纪了,怎会不明白时春分所说的那些道理,可明白这些道理是一回事,能若无其事地放下又是另一回事,即便她活到了这个岁数,也依然没办法轻言放下,这便是人生之苦。

“罢了,罢了……”老太太轻叹一声,显然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,最重要的是,她和时春分的身体都再也经不起任何忧思了,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阿令此次进宫,陛下很快会将他远派,到时候你便跟他一同去吧。至于褚家这边,自有我和你们的父亲一同看着……”

提到褚严,时春分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父亲他…

现在还好吗?”

虽然人人都说褚严薄情寡幸,是华亭县主捂不热的石头,可自华亭县主去世之后,褚严整个人都消沉下来,据府里下人说,他曾整夜整夜地在华亭县主的房间里嚎哭至天明,若说一点感情都没有,倒也不尽然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ziyungong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