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正文 第269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你不信没关系。”任恕笑了起来,一把将余阿兔拽进了自己的怀里,“四少爷信就行了。”

褚润的脸色沉得厉害,半晌没有说话。

见此状况,时春分才意识到有些不对,她看着任恕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,再想起褚润的种种表现,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,“阿润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那些保护我们的官兵没有出现?”

褚润之前口口声声说他们身边有官兵保护,可如今他们被土匪堵在了酒楼里,周围却安静得像是一个人都没有。

就算那些官兵没有全部跟进酒楼,一两个也会有的吧,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动静?

听见她提到这点,褚润苦笑起来,无奈道:“对不起,是我骗了你,由始至终我根本就没有见到蜀州太守。”更别说是什么官兵保护了。

时春分的脸色难看极了,“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你没亮出华亭县主的令牌?”

“我亮了。”褚润叹气道:“我不止亮了令牌,令牌还被他们没收了,我在太守府门口站了一夜,最后无功而返,只能说些谎话来安慰你们。”

他本以为就算没有蜀州太守的保护,对方应该也不会这么快下手,他还来得及飞鸽传书给褚家,让褚家再想办法派人来蜀州接他们回去。

可是蜀州的援兵未到,这些土匪就已经先下了手。

别说他没有办法,就算褚家知道了,恐怕也来不及赶来。

“怎会如此?”时春分觉得匪夷所思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ziyungong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