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一部分 一目了然的答案 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一九九八年十月二日,早上九点二十八分

韦马克凝视着马丁尼挂钟。

他正前方最靠近的那张桌子,坐了一名头发剪成很短男生头的深褐发女大学生,她正用汪洋般的大眼睛凝望着马克,一般男人必定毫不犹豫跳入这片海洋。

马克无动于衷地别过头去。

结果想必更激起了这位美女的兴致。这个若有所思的金发男生,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,那双透着泪光的眼睛,竟对她视若无睹,仿佛她是隐形人。能够对她的美貌不为所动的男人,应该少之又少。所以,会吸引她的,总是一些心有所属的男人,或无法探入的空壳。

马克反复思索着爵爷对他父母帕斯和黛芬的描述。他对父母的记忆只剩下一些老照片了。他举手呼唤茉莲。她以为他想提前跟她索讨礼物,想少等个几分钟,她一脸不以为然地望向挂钟。

“茉莲,给我个可颂面包好吗?我今天早上都还没吃……我不习惯跟丽莉约这么早!”

茉莲放心了,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过了几秒钟,她用盘子把面包端来。列宁酒吧里变得闹哄哄的。有着深邃眼眸的美女大学生依然对马克锲而不舍,殷殷渴望他回她一个眼神。

白费力气。

马克撕下半个可颂,一口吃掉。

九点三十三分。

他再度沉入爵爷的笔记里。

爵轻信的札记

我想,你一定也同意,对于韦家人和柯家人来说,人生实在是个不可理喻的神经病……它先告诉他们,一架空中巴士摔了,没有生还者,瞬间夺走他们未来所仰赖的两代骨肉,儿子和孙女……然后,过了一个小时,它又喜滋滋向他们宣布,奇迹出现了:最小、最脆弱的孩子躲过了一劫。使人简直要感到快乐,简直想要感谢老天,简直要忘掉失去至亲的痛苦……可是,人生把刀子抽出来,只是为了第二次能插得更深。万一这个奇迹生还的小生命、这个你骨肉的骨肉、这个你最宝贝的宝贝,其实不是你的呢?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ziyungong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