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正文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为什么时间卡的这么奇怪?”桑岚忍不住问。

冀中侯看了我一眼,忽然笑了笑:“因为5点到9点,那老爷子要炸油条、熬胡辣汤,卖早点。”

桑岚还想再问,被瞎子摆手制止了。

于是,我继续说道:“我们来的目的,本来就是这么单纯。可才一下高速,就得到了那部手机,并且有人跟我们说,让我们尽快去那里救人……”

看得出,冀中侯是有大性情的人,所以除了说了完全没用处还得费劲解释的几个细节,我把去到别墅区后的经历详细说了一遍。

“那个最先在地下室外疑似想要袭击你的人,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。他应该是从很小,就已经被人为造成残疾了。”冀中侯的目光转向了李闯。

李闯吁了口气,说:“他是我堂哥。我已经通知二伯母,让他去医院相认了。

之前我还跟徐大哥他们说过,我们李家好像是受了诅咒,但凡家中第二个男丁出生,无论如何保全照顾,长子都会莫名其妙失踪。

上一个,就是我堂哥。

说是诅咒,其实我自己也不信。我更相信家里某位太爷,在世的时候,跟我说的一件事才是真相。

捏泥人是门手艺,多数手艺,都有传内不传外的说法,实际就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。

我们李家,以前也是这个规矩。

哪朝哪代就不说了,只说当时李家老太爷年近半百还无子嗣,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所以不得不从一个远房亲戚那里过继了一个儿子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ziyungong.org

(>人<;)